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商标案例 > 国内自然人主动交税第一案——“刺锅子”商标23万转让纳税4.5万

国内自然人主动交税第一案——“刺锅子”商标23万转让纳税4.5万

3616次 2018-09-28 大连商标注册 

  8月27日,阳光明媚,有一缕更亮的光照进王慧洁心头。“一年多之前,我幸运地拿到了‘刺锅子’三个类别的商标注册证。如今,我将它们转让出去,转让金额共计23万元,而且,是公开转让,我为此交了4.5万余元税费。”王慧洁说,这样操作相当于少拿了几万元钱,但能将此次商标交易置于阳光之下,她觉得很自豪。另:一品标局商标注册申请知识产权代理机构免费为您查询商标。选择一品标局为您带来最体贴入微、最细致的服务。

  该起商标转让案代理机构——大连仓丰商标事务所创始人仓丰表示,据他了解,这是自然人公开转让商标并主动交税的“全国第一案”,其给暗流涌动的商标交易市场树立了一个阳光下交易的好榜样。

国内自然人主动交税第一案——“刺锅子”商标23万转让纳税4.5万

  8月29日,仓丰、王慧洁以及受让方当天阳餐饮创始人周长生三个人再次相聚,他们手持着《诗画刺锅子》、三张商标证书、三只“刺锅子”,留下了创造历史的一幅珍贵的照片。

  【1】受《诗画刺锅子》一书启发,注册了“刺锅子”商标

  “与‘刺锅子’结缘是一种巧合,也算是我的一份幸运吧。”王慧洁回忆说,2016年4月21日,她去大连仓丰商标事务所申请注册几个商标,无意中看到其办公桌上有一本名为《诗画刺锅子》的书,作者是大连著名媒体人张嘉树、姜末,封面是一个大海胆,并有“刺锅子”三个大字。当时,她脑中灵光一闪,随即便以自然人身份申请注册多个类别的“刺锅子”商标。

  幸运的是,2017年7月,王慧洁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刺锅子”商标第31类、第35类和第43类三个“重点类别”的商标注册证,由此获得了餐饮、加盟连锁及鲜活海鲜等重要领域的“刺锅子”注册商标专用权。商标注册证拿到不久,便有人主动联系她希望重金受让,但均被王慧洁婉言拒绝。本报还曾以《“刺锅子”这三个字以后不能随便用了》为题,独家报道了此事。

  将海胆称为“刺锅子”,是最具特色的大连话之一。在某种程度上说,“刺锅子”不仅是指大连海胆,还是大连海鲜的一个代表,甚至是大连的一种城市性格符号,以及老大连情结的外化符号。

  “最初,我本来想自己使用‘刺锅子’,因为它响亮、形象、亲切、易记,并且自带流量。但后来我改变了想法,毕竟,现在我自己经营10家连锁品牌水饺店,实在担心忙不过来。”王慧洁坦率地说,她是大连开口笑饺子馆创始人,运营“开口笑”品牌已有16年了。与“刺锅子”相比,她对“开口笑”品牌更有感情。

  于是,王慧洁便委托仓丰启动了“刺锅子”注册商标的转让工作,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一波三折。

  “打听的人很多,但我们主动设置门槛,将不少意向买家挡在了门外。”仓丰告诉记者,他和王慧洁商量后决定:“刺锅子”注册商标必须公开交易,要主动交纳各种税费;受让者必须对大连海鲜餐饮有情怀,要有意愿、有能力将“刺锅子”品牌做好做响,把其打造成大连海鲜及大连餐饮的一个具有地标高度的品牌。

  【2】一波三折的交易,只为等待最合适的那个接手人

  为了能给“刺锅子”找到一个意中人,仓丰先后与大连餐饮圈五六百位企业主和知名餐饮人取得联系,沟通洽谈该商标的转让事宜,并锁定了一位实力企业家。

  “去年9月份,那位企业家明确表达了要公开受让‘刺锅子’商标的意愿,并随后颇费周折地专门申办了‘大连刺锅子餐饮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计划以该公司负责运营、打造‘刺锅子’品牌。然而,就在正式交易前几天,该企业家却突然因不明原因而联系不上了……今年4月份,其又悄然注销了上述餐饮公司的营业执照。”仓丰说,那次意外变故增加了“刺锅子”商标转让的曲折性,但冥冥中似乎也表明它还未等到那个“真命天子”。

  后来曾有一个阶段,王慧洁一度还想自己运营“刺锅子”品牌,因此也拒绝了一些意向受让者。直到今年7月份,该注册商标转让工作才得以重启,并最终达成了交易。

  【3】记者专访

  当天阳餐饮创始人周长生:23万买“刺锅子”三个字值吗?

  据透露,“刺锅子”注册商标的受让方是一家名为“大连当天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其董事长周长生是通过仓丰的微信朋友圈了解到“刺锅子”商标转让事宜的。

  “当天阳餐饮”似乎名不见经传,但大连餐饮圈业内人士介绍,该餐饮公司麾下有两个大名鼎鼎的子品牌:“小船渔村大连焖鱼”和“海味当家海鲜餐厅”,目前已有10多家门店,而其掌门人周长生更是从事大连海鲜餐饮达30年之久。

  29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周长生,并提出了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花23万元真金白银购买“刺锅子”这三个字值得吗?对此,周长生表示:“我是大连人,深知大连“刺锅子”的营养价值和鲜美口感。最近两年,大连乃至全国的海珍品消费市场正在迅猛增长,“刺锅子”的需求日益旺盛,而大连‘刺锅子’是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品质最优(出口东南亚以及欧盟等国家)品种最多(黑胆、黄胆、虾夷马粪胆等)大连“刺锅子”产业规模已超过10亿元,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商业机会。

  【4】未来计划:开创“刺锅子海味馆”和“刺锅子文化研究会”

  在周长生描述的蓝图中,他作为专注大连海鲜餐饮的专家,要利用北纬39度优质丰富的海产资源,创建大连最具特色的餐饮品牌“刺锅子海味馆”,努力将“刺锅子”打造成知名的餐饮品牌,使其能够代表大连的海鲜,体现城市的味道!完成“大连味道鲜誉中国”的使命!最终成为像“狗不理”、“全聚德”那样的城市品牌名片。将来,还要成立“刺锅子文化研究会”,梳理和挖掘更大的文化意义。

  “在我心里,‘刺锅子’商标不是用多少钱来衡量的……所以,我花23万元将其纳入囊中不仅值得,而且是我的荣幸,非常感谢“开口笑”的王惠洁王总和仓丰商标事务所的仓丰老师对我创建品牌的支持。”周长生说,尤其本次商标转让是公开进行的,缴纳了各种税费,从而使得该注册商标不存在任何瑕疵和隐患,非常有利于将“刺锅子”品牌做的响亮,做的长久,做的有意义。

  【5】新闻延伸:商标交易市场规模有多大?

  与“刺锅子”交易双方的关注点不同,仓丰更在意本次商标公开转让的行业意义。“自2001年12月1日新《商标法》允许自然人申请注册商标以来,全国有无数自然人悄然进行过商标交易,但目前为止,还没听说有谁是公开交易的。因为公开交易要产生税费,以‘刺锅子’商标转让为例,由于是公开转让,所以要交纳4.5万余元的税费,这是绝大部分转让方自然人所不愿意的。”仓丰表示,自然人转让商标基本上都是暗中交易,做的都是“袖管里掐手指的勾当”。而本次“刺锅子”商标转让将成为国内自然人公开转让商标并主动交税的第一案。

  “我从事商标代理业务12年了,先后促成过上百件商标交易,其中公司之间的商标交易基本都是公开的,正常纳税;但自然人转让商标无一不是私下进行的。作为商标代理人,我左右不了交易双方以何种方式交易,而且,人家具体的交易金额等等也不会告诉我。”仓丰表示,正因如此,他愈发觉得此次“刺锅子”商标公开转让意义重大,其将如一缕阳光照进自然人商标转让的那片灰色地带。

  “粗略估计,目前,大连每年的商标交易量在百件左右,总交易或达到几百万元。而全国范围内,一年的商标交易额可能高达几亿元,甚至更多。”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商标交易向来比较神秘,尤其是动辄几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的大额交易更是神秘低调,几乎没人会对外声张。

上一篇: 北京知产法院审理"沱家舍"商标无效行政纠纷案 下一篇: 演绎作品权属纠纷再成焦点
智汇一品集团旗下品牌 - 厦门一品威客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8 www.iuepgroup.com 闽ICP备120014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