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30日刚刚!华谊兄弟一审获判赔93.5万

12919次 2021-07-30

来源:上海浦东法院

转自:上海浦东法院

特别提示:凡本号注明“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所分享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本号观点。

昨天(2021年7月28日),上海浦东法院发布了打造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引领区的十项举措,明确提出要“实施更大力度的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实行最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今天(2021年7月29日),上海浦东法院知产庭迅速落实,判决一起涉“华谊”商标的惩罚性赔偿案件。


该案中,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公司)因他人未经许可使用其合法拥有的商标,遂以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位于辽宁省本溪市的平山区时代华谊影城(下称时代华谊影城)、上海汉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汉涛公司)共同诉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下称上海浦东法院)。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定,被告行为符合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要件,遂判决被告时代华谊影城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企业名称,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93.5万元。


此“华谊”非彼“华谊”

华谊兄弟起诉索赔400余万


原告诉称,华谊兄弟公司享有“华谊”等系列注册商标的专用权,长期经营中,已在影视娱乐行业形成了与该标识及字号的唯一对应关系。自2010年6月起,该公司陆续在全国各大城市开办影院。2021年7月30日刚刚!华谊兄弟一审获判赔93.5万

原告影院(左)2021年7月30日刚刚!华谊兄弟一审获判赔93.5万

被告影院(右)


然而,被告时代华谊影城在其经营场所及微信公众号中,大量使用“华谊”“华谊影城”等字样的标识提供观影及餐饮服务,并以“本溪华谊国际影城”的名义,在“大众点评网”等多个平台进行宣传、销售,影院规模较大,票房收入较高。被告在收到原告律师函后仍持续实施侵权行为,直至案件审理中仍未变更企业名称及微信公众号名称,具有明显的侵权故意,且在经营过程中持续通过线上、线下开展经营活动,情节严重。


原告据此认为,被告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并且构成不正当竞争。故要求被告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企业名称并主张惩罚性赔偿400万元及维权合理开支3.5万元。


时代华谊影城辩称,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其仅将“华谊”作为企业字号使用,未将其作商标使用,且其经营时间较短,投入成本高,收益较少,不存在获利情况。同时,影院作为特殊行业,收益的取得与影院名称并无关联,故使用“华谊”并未给其带来较大的影响力及收益。


汉涛公司辩称,其仅提供互联网信息展示服务,在收到通知后即对相关内容进行下线处理,不应当承担责任,请法院依法判决。


情节严重、恶意明显

法院判决三倍惩罚性赔偿


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认为,影片制作与电影放映产业上下游关系紧密,原告的涉案商标“华谊”具有较高知名度,被告在其服务中使用该标识,可能导致相关公众在线浏览微信公众号、在线购票、进入影厅观影、餐饮消费时误认为其与原告公司存在特定联系,进而导致混淆,故其上述行为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鉴于时代华谊影城认可“大众点评网”上的商户信息系由其上传,且汉涛公司已按原告通知及时删除相关信息,故对于原告针对汉涛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请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同时认为,时代华谊影城在无正当理由情况下,将华谊兄弟公司的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具有明显攀附其商誉的主观恶意,且客观上造成了对公众的误导,故认定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除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变更企业名称外,因被告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还应对其适用惩罚性赔偿。关于惩罚性赔偿的基数,鉴于本案中原告损失及被告实际获利均难以确定,遂参照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确定。本案中,被告举证了同类影城品牌特许经营的收费模式,主张以其基础加盟费用5-10万元计算许可使用费,原告对该收费模式及基础加盟费用予以认可,但认为商标许可使用费还应当考虑特许经营模式下票房、餐饮的提成等因素。


基于原、被告的举证质证,结合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持续时间和实际情况,法院酌情确定本案许可使用费为30万元,并根据被告主观故意和侵权情节确定三倍惩罚性赔偿。最终,法院判决时代华谊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90万元及维权合理开支3.5万元。

法官说法:

以商标许可使用费为基数

适用惩罚性赔偿的积极探索2021年7月30日刚刚!华谊兄弟一审获判赔93.5万

本案主审法官刘嘉洛表示

惩罚性赔偿,是有效遏制商标侵权行为的利器,但在司法实践中,往往难以确定惩罚性赔偿的基数。本案中,被告时代华谊影城未经许可使用他人合法拥有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注册商标,攀附意图明显,容易造成混淆,且情节严重。法院在双方共同确认同类影城品牌特许经营收费模式及基础加盟费的情况下,综合考虑商标知名度、影响力、基础加盟费、影院量级、经营持续时间、地域范围、影院票房排名以及疫情影响等因素,确定商标许可使用费数额,并适用三倍的惩罚性赔偿。本案的裁判有助于遏制“傍名牌”的攀附行为,在维护商标权利人合法权益的同时,对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进行了积极探索,为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提供了借鉴样本。


  • 商标查询
  • 版权查询
上一篇: 2021年8月2日电影《爱情公寓》“借壳”上映,一审判赔430万元 下一篇: 2021年7月30日景阳冈酒厂竟被七匹狼控诉侵害商标权 一审败诉

知识产权公司

热门TAGS


云南商标注册义乌商标申请王老吉商标争夺战惠州商标注册贵阳iso三体系认证郑州专利申请TM商标商标权 查看全部

厦门一品微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21 www.epbiao.com 闽ICP备12024801号

免费查询商标能否注册

————零时差对接国家商标局数据库————

  • 商标名称:
  • 联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