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久久鸭”侵权 “久久丫”扼住命运的“鸭脖”

23461次 2020-05-14 石狮商标注册 商标异议 

  5月12日,海淀法院称受理了“久久丫”与“久久鸭”商标纠纷一案。因认为“久久丫”商标被擅用,浙江顶誉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顶誉”)将北京凯鑫悦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诉至法院。虽然“久久丫”背靠新希望,但近几年,“久久丫”市场份额下滑,业绩及规模增长仍止步于9年前。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卤味界周黑鸭、绝味、煌上煌三足鼎立格局已定,“久久丫”想要追赶三巨头,首先要在商标战中获胜。

起诉“久久鸭”侵权 “久久丫”扼住命运的“鸭脖”

  商标被侵权

  海淀法院于5月12日发布消息称,因认为旗下鸭脖品牌“久久丫”商标被擅用,浙江顶誉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顶誉”)分别将北京凯鑫悦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雷泽吾熟食店、北京华江新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隆尧县康庄路玲玲久久鸭食品门市、邯郸市永年区城区安伟鸭脖店以及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上述被告公司停止侵权、停止在提供服务或对外宣传时使用被诉商标、分别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万-8万元不等。

  公告显示,浙江顶誉在市场中发现上述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在店招、店内装潢、产品包装、宣传册等位置,突出使用与涉诉商标近似的标识,并以浙江顶誉名义销售侵权产品。同时,浙江顶誉称并未与上述被告建立任何合作关系,也从未授权其使用“久久丫”系列商标。前述行为构成商标侵权,损害了合法权益,浙江顶誉将上述被告诉至法院。

  目前,该案件已经被海淀法院受理,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北京商业副会长赖阳表示,商标侵权最大的影响就是对于被侵权方品牌声誉的影响,在消费者层面,消费者想要明确区别两个品牌的差别,存在一定的难度,所以对于知识产权、品牌商标的保护有一定的必要性,国家层面也在不断出台相关法规对这方面的企业进行一定的保护。

  值得一提的是,浙江顶誉也曾在2019年申请过“久久鸭”商标。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商标属于第29类食品分类,可用于板鸭、豆腐制品、肉罐头等商品中。目前,该商标还需要等待实质审查。与此同时,浙江顶誉还申请了“久久鸡”“久久鱼”“久久鹅”等商标,但这些商标均处于“等待实质审查”阶段。

  在业内人士看来,浙江顶誉申请了一连串“久久”系列商标,可见,在看到多家公司涉嫌侵权商标后,浙江顶誉才意识到商标保护的重要性。但相比浙江顶誉早在20年前成立而言,现在进行商标保护为时尚晚。

  据了解,浙江顶誉于2002年创立“久久丫”品牌,成为国内较早生产卤制食品的企业,主要产品包含鸭脖、鸭翅、鸭舌、鸭掌、豆干、毛豆等酱卤类肉制品、卤制豆制品。

  对于商标纠纷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采访了“久久丫”,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予以回复。

  背靠新希望

  成立初期,“久久丫”开始狂奔。数据显示,2005-2007年,“久久丫”门店数量以100%的规模增长。截至2008年底,“久久丫”遍布全国20多个城市,门店数接近1000家;2009年,自营连锁店达到1000多家。

  “背靠大树好乘凉”, “久久丫”极速前进时也一直在寻找合作者。2016年初,“久久丫”引入新希望资金,为其发展做准备。当时,新希望发布公告称,为加强公司在食品加工以及零售环节的核心竞争力,提升产品在终端的溢价能力。决定投资“久久丫”,投资金额为1.73亿元,占“久久丫”总股权的20%,成为其单一第一大股东。

  赖阳认为,新希望的进入,对于“久久丫”产业链提升和规模扩大有一定帮助,但是从品牌自身而言,“久久丫”发展存在一定的瓶颈。从知名度、影响力上,“久久丫” 单一的产品很难适应消费者多元化的需求。同时,随着多元化品牌进入以及竞争加剧,“久久丫”的发展也逐渐疲软。

  快消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久久丫”和新希望的联合,无论是从资金上还是从原料供应上,都为双方带来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事实上,新希望一直都是“久久丫”原材料供应商,双方已经合作多年。据了解,新希望的鸭产量每年超过3亿只,不只卖鸭脖子,还卖鸭翅膀、鸭脚掌。新希望创始人刘永好也曾公开表示,全国绝大多数鸭脖子其实都来自新希望,新希望是全球鸭产量第一大企业。

  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新希望而言,此番入股“久久丫”,有利于实现其进一步打通鸭产品的产业链,建设农业完整产业链的目标,对于“久久丫”来说,资金的入注有利于其不断扩张发展,这是双赢的合作。

  “伴随现在餐饮零食化、零售化的发展趋势来看,‘久久丫’应该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机会,目前市场当主要以周黑鸭和绝味为主,两家目前已完成了全国布局,而‘久久丫’有新希望的背书,会在一定程度上为‘久久丫’发展铺路。”鲍跃忠进一步分析称。

  进阶战渺茫

  不过,随着卤制品行业发展竞争加剧,“久久丫”并没有依托新希望的入驻走向全国化,相反,在近几年,“久久丫”似乎放慢了节奏,虽业绩及规模增长与9年前相比差别不大,但市场份额出现下滑。

  而其竞争对手周黑鸭、绝味、煌上煌均已上市。2012年,煌上煌上市,其市值突破25亿元;2016年,周黑鸭上市,市值高达150亿港元;2017年,绝味上市,受到资本的青睐,绝味上市当天就出现涨停。

  获得资本助力后,三大巨头早已将“久久丫”甩在身后。据新希望财报显示,2016年新希望来自浙江顶誉的收益为-61.52万元。相比之下,2016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81%至28.16亿元,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增长近三成,达7.16亿元;绝味营收则实现29.21亿元,归属净利润达到3亿元;煌上煌虽不及前两者,但在2016年营收也达到12.18亿元,归属净利润为8820万元。

  鲍跃忠认为,“久久丫”之所以在近年来发展逐渐“掉队”,一方面是由于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周黑鸭、绝味、煌上煌在卤制品市场的三足鼎立格局已然形成;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其创始人顾青在发展过程中更多地参考了乐百氏的发展思路。

  据悉,顾青曾是乐百氏饮用水营销干将,推动乐百氏实现0到亿元的销售突破,之后,顾青被乐百氏外派到武汉分公司任总经理时,这也为他后来的创立“久久丫”埋下了种子。有业内人士透露,在顾青创业时,每隔几个月就要找乐百氏前总裁何伯权寻求建议。当“久久丫” 出现资金链断裂时,也是何伯权主动送来50万元,助其度过危机。

  此外,在渠道上,“久久丫”也势单力薄。截至目前,“久久丫”门店数量仍在千家左右。而在2019年底,周黑鸭有1255家门店,绝味的门店数量10598家,煌上煌门店为4000家左右。

  “久久丫”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主要依靠直营店发展。顾青曾在2017年表示:“我们在竞争过程中能够胜利的原因就是初期坚决不加盟,我们现在的几百家店中,加盟的店数占到很少的数量。实际上在初级发展市场,不加盟是杀手锏,可以压倒竞争对手。但是在后期达到一定规模时,往往要通过加盟来提高发展的速度,同时来扩大自己的规模。但是加盟是一个双刃剑,会产生很大的风险。对于我们来说,在五年发展下来准备放松对于加盟的限制。”

  不过,与“久久丫”一样坚决不做加盟店的周黑鸭,如今也已松口,并开启特许经营模式。鲍跃忠称,未来随着餐饮的灵活化快速发展,“久久丫”若能改变思路,在整个的市场发展当中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去尝试。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白杨 张君花(图片来源:久久丫官网)

 一品知识产权网站提供商标注册、商标免费查询,版权登记,iso三体系认证辅导,知识产权贯标辅导,方便快捷,专业可靠。保护品牌权益,助力品牌营销

特别提醒声明: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

扫码免费查询商标,注册新用户,免费领取888元新人大礼包

  • 商标查询
  • 版权查询
上一篇: 网上介绍书画名作侵权吗?法院提示:需谨慎审查避免侵权 下一篇: 广东审结首例平行进口商标侵权案

知识产权公司

热门TAGS


天津商标注册申请专利需要多少钱ISO14001大连贯标深圳商标注册广东省知识产权贯标发明专利申请商标转让合同 查看全部

厦门一品微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20 www.epbiao.com 闽ICP备12024801号

免费查询商标能否注册

————零时差对接国家商标局数据库————

  • 商标名称:
  • 联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