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农生物商标或被经销商“抢注”,超两亿元交易牵出资产独立性之忧

1110次 2022-05-18

  商标被抢注意味着自主品牌产品出口受限,2005年末至2006年初,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兰仕集团”)的欧洲经销商,抢注其Galanz商标的纷争,引来多方关注。而后,历时两年多,格兰仕集团的国外商标维权战宣告胜利结束。

  而当年“Galanz”商标国外维权硝烟虽已散去,而商标维权“警钟长鸣”。此番上市背后,上海美农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农生物”),其境外经销商注册商标,与美农生物“撞脸”,且涉及商标的注册及获批时间,早于美农生物。至此,美农生物商标权,是否面临被经销商境外“抢注”的风险?未来其商标权的权属是否面临纠纷?

  另一方面,2019-2021年,美农生物的营收增速均高于同行均值,而这背后,2020年,美农生物将第一大营收产品通过降价来提升市占率,截至2021年该产品单价增福仍为负值。

  一、携靓丽业绩闯关创业板,曾降价以提升市占率

  此番冲击资本市场,美农生物拟在创业板上市,称其发展较快具备成长。且2019-2021年,美农生物的营收增速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而这另一面,2020年,美农生物曾经将第一大营收产品通过降价以提升市场占有率。

  据签署日为2022年1月26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1月版招股书”)及签署日为2022年4月7日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美农生物主要从事饲料添加剂,和酶解蛋白饲料原料(属于饲料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此番美农生物拟在创业板上市,并称其发展较快具备成长性,业务成长性相较于同行业公司具有优势。

  据招股书,2018-2021年,美农生物营业收入分别为2.66亿元、2.8亿元、4.21亿元、5.46亿元,2019-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5.32%、50.23%、29.89%。

  2018-2021年,美农生物净利润分别为2,413.04万元、3,436.57万元、6,671.4万元、7,055.77万元,2019-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42.42%、94.13%、5.76%。

  即2019-2021年,美农生物营收净利均保持正增长。

  据招股书,2019-2021年,美农生物同行业可比公司蓝星安迪苏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47%、6.96%、8.05%。

  据招股书及同花顺iFinD数据,2019-2021年,美农生物同行可比公司广东溢多利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5.83%、-6.51%、-1.18%。

  据招股书及同花顺iFinD数据,2019-2021年,美农生物同行业可比公司青岛蔚蓝生物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03%、13.4%、19.85%。

  据招股书及同花顺iFinD数据,2019-2021年,美农生物同行业可比公司金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9.42%、1.81%、14.51%。

  据招股书,美农生物同行业可比公司广东驱动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51.93%、29.37%、7.73%。

  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9-2021年,上述5家同行业可比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率的均值分别为-5.02%、9.01%、9.79%。

  可见,2019-2021年,美农生物的营收增速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

  业绩增长的另一面,2020年,美农生物为提升市场占有率,其将功能性饲料添加剂“降价”销售,2021年售价增长仍为负值。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美农生物主要产品包括功能性饲料添加剂、营养性饲料添加剂、酶解蛋白饲料原料。

  据1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美农生物功能性饲料添加剂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74.25%、73.86%、70.75%、64.79%;营养性饲料添加剂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4.65%、8.22%、11.57%、15.78%;酶解蛋白饲料原料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21.11%、17.92%、12.98%、11.85%。

  即功能性饲料添加剂为美农生物第一大营收产品。

  据1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美农生物功能性饲料添加剂的销售单价分别为18,847.24元/吨、20,004.93元/吨、19,166.38元/吨、19,107.42元/吨,2019-202年的销售单价变动比例分别为6.14%、-4.19%、-0.31%。

  招股书称,2020年度,功能性饲料添加剂主要原材料成本小幅下降及产量大幅增加导致单位成本下降,美农生物为保持功能性饲料添加剂的市场竞争力并提升市场占有率,降低了功能性饲料添加剂的单价; 2021年度,主要受产品结构变动,导致功能性饲料添加剂单价小幅下降。

  上述可知,2019-2021年,美农生物的营收增速均高于同行均值,且美农生物自诩其业务成长性相较于同行业公司具有优势,而这背后,2020年,美农生物将第一大营收产品通过降价来提升市占率,截至2021年该产品单价增福仍为负值。

  二、商标或遭实控人好友控制企业境外“抢注”,双方交易超两亿元

  据招股书,美农生物英文名为MENON,其中,其一项名为“美農MENON”的注册商标,与越南经销商的商标“撞脸”,且该经销商实控人狄波,与美农生物实控人洪伟系好友关系。

  据1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Me Non Production Trading Company Limited及其关联方(以下简称“越南Me Non及其关联方”)均为美农生物第一大客户,美农生物对其销售金额分别为5,298.59万元、4,275.72万元、5,461.66万元、6,728.65万元,合计为21,764.62 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越南Me Non实控人狄波曾持股美农生物,与美农生物实控人洪伟系20年好友。

  招股书披露,越南Me Non及其关联方是由狄波、黄晓玲夫妇实际控制的越南贸易进口商。其中,狄波与美农生物实际控制人洪伟为多年好友,且双方控制的企业已合作多年。

  据签署日为2021年11月17日的《关于上海美农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第二轮问询回复”),狄波原在国内饲料企业东方希望任职,从事销售业务。2001年,狄波赴越南创业,并通过当地一家工贸公司开展业务。为布局越南市场,美农生物董事长洪伟2002年经朋友介绍与当时定居越南的狄波结识后,通过工贸公司出口越南。

  2003年,狄波与其配偶黄晓玲设立My Nong Production Trading Co.,Ltd(越南Me Non前身,以下简称“越南My Nong”)后,美农生物转而通过该公司出口越南。2012年,狄波与黄晓玲设立越南Me Non,承接越南My Nong的全部业务,美农生物开始通过越南Me Non出口越南。

  不难看出,美农生物董事长洪伟与狄波相识20年,美农生物与狄波控制的企业合作已超19年。

  据签署日为2021年9月16日的《关于上海美农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回复”),除了2011年1月,狄波以增资的方式成为美农生物股东,后于2017年6月通过转让方式将所持美农生物股份对外转让,退出美农生物。

  而越南Me Non成立即与美农生物合作,第二轮问询回复称其并非为美农生物而生。

  据第二轮问询回复,越南Me Non在2003年成立之初即与美农生物展开合作。

  而在第二轮问询回复,美农生物表示,越南Me Non不仅经销美农生物生产的饲料添加剂产品,同时也经销国内其他厂家的产品。狄波、黄晓玲夫妇及越南Me Non不存在专为美农生物越南业务服务或成立的情形。

  且第二轮问询回复还指出,除美农生物与越南Me Non业务往来,及狄波于2011年1月通过增资入股美农生物 0.7%的股权,并于2017年6月退出外,狄波、黄晓玲夫妇与美农生物、实控人、董监高目前及过往不存在其他合作或业务往来。

  实际上,狄波或还与美农生物实控人曾持股同一家企业。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4月7日,洪伟与王继红夫妇是美农生物的实控人,其中洪伟为美农生物的董事长、总经理,王继红为美农生物的董事、副总经理、采购部负责人。

  而上海美立香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立香料”)是洪伟的妹妹洪军持股95%并任执行董事的公司,主营业务为香精、香料销售业务。报告期外,洪军控制的美立香料原为美农生物的供应商。2017年度,美农生物停止了与上美立香料的关联交易。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美立香料成立于1999年11月19日。

  据公开信息,2006年11月27日,美立香料股权发生变更,由余从政、“王继红”分别持股30%、70%,变更为“王继红”、“唐凌”、“狄波”分别持股45%、10%、45%。2010年9月6日股权变更后,“王继红”、“唐凌”、“狄波”不再持股美立香料,美立香料由洪军、洪志英分别持股90%、10%。

  且公开信息显示,美立香料昔日股东“王继红”,任职的企业包括美农生物;美立香料昔日股东“唐凌”持股的企业包括美农生物。

  即美立香料的“王继红”、“唐凌”,与美农生物的“王继红”、“唐凌”是否为同一人?而且,美立香料昔日股东名单,现与实控人同名的“狄波”的身影。个中是同名巧合,抑或系同一人?

  此外,据招股书,唐凌是实控人洪伟的多年好友,本次股权发行前持有美农生物13.98%股权,是美农生物第二大股东。报告期内,唐凌曾担任美农生物董事,2020年6月换届后不再任职。

  可见,上述种种巧合之下,美立香料的昔日股东“狄波”,或与越南Me Non为同一人。基于上述情形,历史上,狄波或曾与美农生物实控人之一王继红以及美农生物股东唐凌,共同持股美立香料。2017年前,美立香料曾为美农生物的供应商,且公开信息显示,2006年11月-2010年9月,狄波、王继红、唐凌曾共同对美立香料持股,持股期间,美立香料与美农生物是否已开始合作?犹未可知。

  也就是说,第二轮问询回复称,除美农生物与越南Me Non业务往来及曾持股美农生物外,狄波与美农生物实控人过往不存在其他合作的说法,能否站得住脚?

  值得一提的是,大客户越南Me Non或在境外注册与美农生物一样的商标。

  据招股书,美农生物拥有的35项注册商标中,包括“MENON”、“美農MENON”,注册号分别为22303207、20124210。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美农生物注册号为20124210的商标,商标名称为“美農MENON”,申请于2016年5月30日,专用权期限为2017年7月21日 至 2027年7月20日。该商标对应的商品/服务范围为“牲畜强壮饲料;动物催肥剂;家畜催肥剂;牲畜饲料;饲料;家畜催肥熟饲料;动物饲料;宠物食品;动物食品;混合动物饲料”。

  此外,在招股书、公司官网及官网披露的公司建筑标识,美农生物所使用的商标均为“美農MENON”。

  而越南Me Non拥有的一项商标,或具有相似之处。

  据越南知识产权局公开数据,2012年6月2日,越南Me Non提交了名称为“美農MENON”的商标注册申请,并于2013年4月16日获批注册。核定的商品/服务范围包括“动物、家禽、水产饲料添加剂”和“畜禽饲料、水产饲料等”。

  据美溢德公司官网,越南Me Non建筑物标识图片为“MENON”。越南市场已成为美溢德海外战略布局中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此外,据第二轮问询回复,越南Me Non名称与美农英文名相似,原因系其设立初期主要经销美农生物产品,便于其在经营过程中进行产品的推广和服务。

  也就是说,对于文字及图片一致的商标“美農MENON”,越南Me Non申请并获批的时间,早于美农生物申请商标的申请及获批时间。基于两个商标一致的情形之下,美农生物越南经销商越南Me Non,是否在越南“抢注”了商标“美農MENON”。且美农生物子公司美溢德公司官网信息显示,越南市场已成为美溢德在海外战略布局中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上述商标“相撞”,是否也是出于便于越南Me Non对美农生物产品的推广和服务?而未来是否为美农生物境外市场拓展中埋下隐患?未来商标权属是否面临纠纷?存疑待解。

  三、经销商取名带有“美农”,注册商标与美农生物“撞脸”

  无独有偶,美农生物另一经销商或也上演“抢注”商标情形。

  据招股书,美农生物已经形成直销为主、经销为辅的销售模式,其中直销以境内销售为主,经销以境外销售为主。

  据1月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8-2021年,台湾美农兴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以下简称“台湾美农兴业及其关联方”)是美农生物境外前五大客户。2018-2020年以及2021年1-6月,美农生物对台湾美农兴业及其关联方销售金额分别为496.92万元、600.42万元、417.15万元、514.63万元,合计为2,029.12万元。

  据第二轮问询回复,台湾美农兴业的名称与美农生物相似,主要系便于其在经营过程中进行产品的推广和服务。

  据第二轮问询回复,台湾美农兴业系美农生物在中国台湾的经销商,股东及主要管理人员均为王志勋、王贞惠、王顺生、郑智谦,上述4人分别持股70.11%、10.47%、7.46%、1.64%。

  第二轮问询回复显示,美农生物、实控人、董监高未直接持有或者代持等间接方式持有台湾美农兴业或其关联方的权益或利益。

  此外,台湾美农兴业主要从事主要动物药品、饲料添加剂等贸易业务。营运所需商品部分向中国台湾厂商采购,部分向中国内地等采购,其客户则主要针对中国台湾南部地区的养殖户、饲料业者等。除美农生物外,还与中国台湾地区生产企业有业务合作,台湾美农兴业不是专为美农生物台湾业务服务或成立。

  而美农生物子公司的两项商标,或与台湾美农兴业的商标也存在高度相似之处。

  据招股书,美农生物全资子公司美溢德拥有注册商标“好壮肽”、“HAOTIDE”、“好壮肽HAOTIDE”、“富力肽FORTIDE”,注册号分别为14562221、14562220、14562219、3561375。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开信息,美溢德拥有的“好壮肽HAOTIDE”商标,于2014年5月26日提交申请,注册号为14562219,专用权期限为2015年9月7日 至 2025年9月6日。该注册商标对应的对应的商品/服务为“卫生制剂零售或批发服务;寻找赞助;商业信息代理; 兽药零售或批发服务;计算机数据库信息系统化;药用、兽医用、卫生用制剂和医疗用品的零售或批发服务;商业企业迁移”。

  且美溢德拥有的注册商标“富力肽FORTIDE”,注册号为3561375,申请时间为2003年5月20日,注册公告日为2004年10月28日。该商标对应的商品/服务为“动物食用蛋白;饲料;宠物食品;动物饲料;非医用饲料添加剂;兽用酵母;人或动物食用海藻;动物食用酿酒废料;动物催肥剂;动物可食用咀嚼物”。

  据美农生物2020年7月9日签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美溢德主要产品为酶解蛋白饲料,包括富力肽、好壮肽等。

  且美溢德官网显示,富力肽(FORITDE)是美溢德核心产品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美农兴业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申请了富力肽和好壮肽商标。

  据台湾智慧财产局商标检索系统公开信息,2016年11月1日,台湾美农兴业申请的“富力肽”商标获批注册,申请案号为01801369;2017年1月1日“好壮肽HAOTIDE”商标获批注册,申请案号为01816240。该两项商标对应的商品/服务均为“非医疗用饲料添加物”。

  而招股书称,品牌壁垒是饲料添加剂及饲料行业的主要壁垒之一。品牌是一家企业综合实力的体现,并且已成为大型企业规模扩张的重要手段。饲料添加剂及饲料行业用户对于其认可的品牌产品通常不会轻易更换,企业产品的品牌一经形成,就成为企业的重要竞争力,而新进入的企业很难形成品牌影响力,难以取得客户的信任。

  也就说,在产品境外销售过程中,美农生物以经销商为主。而美农生物的商标与境外经销商注册的商标高度相似,甚至存在一致性。而商标“撞脸”背后,是否出于经销商销售美农生物产品的需要?而境外经销商销售美农生物的产品,注册商标是否为必须项?倘若不是,美农生物子公司美溢德注册商标“富力肽FORTIDE”、“好壮肽HAOTIDE”,及美农生物的注册商标“美農MENON”,是否均遭遇境外经销商在境外“抢注”的窘境?而未来,美农生物是否将面临与经销商注册商标权属纠纷?美农生物在上述地区开展市场活动是否或将受制于经销商?存疑待解。

  至此,美农生物此番上市能否向市场上交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将进一步研究。

新用户注册免费领取888元https://www.epbiao.com/topic/xinren/

免费查询商标https://www.epbiao.com/zt/sbcx17/

商标注册费用https://www.epbiao.com/feiyong/


  • 商标查询
  • 版权查询
上一篇: 前员工注册“京天红”“虎坊桥”商标被诉!法院判了 下一篇: 中药“半月清”商标被侵权获赔二十万元河南高院加大对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力度

知识产权公司

热门TAGS


著名商标注册全球商标品牌授权长沙商标注册武汉iso9001商标分类演绎作品中华老字号 查看全部

厦门一品微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22 www.epbiao.com 闽ICP备12024801号

免费查询商标能否注册

————零时差对接国家商标局数据库————

  • 商标名称:
  • 联系电话: